第两千六百一十四章 告别与新生(1 / 2)

卡明男爵想要返回1854年也有自己的方法,这方法并不通用,而是隐士们针对他的“时间诅咒”而设计出来的方法。

但这方法也需要那本《打开森林之门:我们的动物伙伴》,因此两人离开前要把这本书送回到它应该存在的位置。当夏德说明自己要回去以后,男爵便也起身表示一同回去。

他很郑重的向奥格先生等人表达了自己的谢意,然后和每个人拥抱了一下,这一次就是永别:

“我以后不会再来了,这位先生拿走了那本书,这些事情就彻底结束了。”

“希望往后你的生活能够恢复平静。”

隐士们在胸口画出了圣徽,因为他们信仰的是那位“幸运之神-白色圣树”,所以这样的祝福说不定有用。

随后,奥格先生便用那些神奇的树洞,直接将夏德和男爵带到了小镇边缘。夏德也向这些大概再也不会见面的过去的隐士们道别,于是猫头鹰变成了老鼠爬进了他的口袋里,在四十分钟结束前,夏德和男爵顺利回到了艾丽卡一家的房子。

他们住的当然不是庄园,但房子的面积也不小。很凑巧,夏德他们回来的时候,刚刚不在家的一家人居然也回来了。

夏德因此见到了这个时代的艾丽卡·卡明,或者说现在还叫艾丽卡·伍德。当然,这个“伍德”和月湾市的“伍德家族”无关,这并非是很少见的姓氏。

艾丽卡·伍德今年二十岁,有着漂亮的黑色头发,虽然长相不是特别出众,但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的酒窝很好看。

夏德和男爵站在楼梯上看着一家人在客厅中互动,幻术遮掩了他们的身形。

“的确怀孕了,看起来有两个多月左右。”

“是的,那里就是我......母亲和父亲的婚礼还有两个月,我想父亲直到去世也不知道我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。”

这个中年男人轻声说道,盯着自己母亲的肚子,只是那里现在还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夏德猜测他此刻肯定有很多的想法和感慨,但夏德并没有询问这些:

“你和你的母亲见过面吗?我是指在这个时代,和她谈谈未来发生的事情,或者只是擦肩而过。”

卡明男爵摇头:

“我没做过这种事情,没有意义。母亲这一辈子已经拥有太多秘密了,我没必要给她更多的秘密。况且,我们一家的事情已经足够混乱,没必要再节外生枝。”

夏德笑着说道:

“我真心希望溪木镇的居民们,都有你这样的觉悟。那么我们走吧,一会儿回到你家以后,我就拿走那本书了......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母亲了。”

夏德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转身上楼,卡明男爵跟在他的身后。只是他向上走了几步以后,又回头看了一眼楼下客厅,几秒后嘴巴张开,无声的说道:

“再见了,母亲。”

随后便跟着夏德去了楼上。

而在客厅中与父母谈着自己最近写的小诗的艾丽卡·伍德,则不知怎么的转头看向了自家房子的楼梯位置。

那里当然什么都没有,于是她便转头继续了与家人的谈话,但还是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肚子上。

最后的道别已经完成,而新的生命也将在不久之后诞生。随后,便又是关于凯恩·卡明探寻真相与维护时间稳定的故事了。

根据卡明爵士的“时间诅咒”特征,隐士们为他找到的最低代价利用树洞穿梭的方法,是用含金量在50%至60%的小刀划破自己的皮肤,然后将血液滴在书面的门上。

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日常行动,男爵并不会割破手指,而是在胳膊上随意取血。他率先离开,随后夏德将口袋里的耗子小姐变作玩具,这才取出钥匙,并在时空转变的短暂瞬间将抽屉合上并反锁好。

于是两人便都顺利回到了1854年秋季的莫里斯大宅中那间属于詹姆斯·卡明的房间里,卡明男爵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“儿子”的抽屉,将对夏德来说只剩下一次正常使用机会的《打开森林之门:我们的动物伙伴》递给了他。

夏德也没客气,只是拿走了书以后又询问道:

“你是否会和詹姆斯·卡明谈谈这件事情?”

卡明男爵摇头,这些事情他早就想好了:

“我知道太多所以才这么烦恼,詹姆斯就不要像我一样了。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只是失恋,这虽然会给他带来漫长的伤痛,但对整个人生来说,这种伤痛迟早会会消失的。”

他亲手将那抽屉又锁上,又仿佛因此而锁上了自己的一生:

“这本书本就是我让他忽然得到的,现在让他再忽然失去,我也算完成了最后的任务。”

“那你要看好他,教会的人前几天找过他,我可不希望他最后到教会那里说自己丢了一个时间隧道。”

卡明男爵点头表示明白:

“那只盒子的交接,我们约定的时间是我自己提出的1854年丰收之月28日,也就是这周日。上午十一点,在溪木镇北部村外的十字路口的铁轨旁,那是小镇最初的铁轨。”

他详细说了一下位置,夏德便说道:

“对方知道你在1854年的身份